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野神官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2
  • [架空,純屬虛構,]現代鬼怪,男主無官配中心向,前麵有一段是講星途,大約占一卷,所以不算娛樂圈文,中間現代,後期靈氣復甦,要素很多。 文案: 他是魔道的眼中釘,是正道的麻煩,他就是野神——陳木折。 一睜開眼,陳木折從自己多年的好友也就是土地爺嘴中得知現狀,也知道自己消失了三百年。 他穿越到了未來!更重要的是未來的靈力非常少,甚至都出現了反噬!很可能會消失! 為了能恢複原來的身體,陳木折不得不在另一個人的身體,去當明星,那些粉絲的喜歡能轉換成信仰,讓自己多活一天。 但……冇想到這幅身體的主人是個大壞蛋!還是對麵公司老闆的弟弟!從而引出更多的麻煩! 什麼?我是個少爺! 哦,是假的。 什麼?我有個弟控的哥哥! 哦,他發現我不是他弟弟了。 什麼?真少爺和我一個團的? 哦,被這具身體欺負過。 什麼?我的團員都死了? 彆怕,我來複活你們。 什麼?死神找上門了? 我說我是神你信嗎? …… 可能,陳木折會懷念這段時光,但他要開始為成神努力奮鬥了! “我是野神!陳木折!來當我的信徒吧!” 好不容易當神,結果當天導致凡間靈氣復甦。 玉皇大帝(盯——) 陳木折(眼神躲避) 不得不下凡,潛入人類當中。 “你知道野神嗎?他可是我的偶像!” 陳木折:“我知道我知道,他也是我的偶像,他太厲害了,玉皇大帝都要敬他三分。” 玉皇大帝(微笑) (冇心冇肺到處撩人裝可愛犯賤沙雕型男主)
  • 捏個小泥人送給你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2
  • 薑七福在捏泥塑時,不小心打了個盹兒,結果……穿越了?!這穿的有點黴,既不是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,也不是不愁用度的千金小姐。 想回家,想爸爸媽媽,想師傅,想師姐師弟,想她的空調,電視,手機…… 興許是上天聽見了她的呼喚,穿越前夜師姐送的泥人阿福竟變成了係統,承諾隻要她幫助當地實現小康,就可以送她回家。 薑七福一聽,倒頭就睡。 看玩笑,瞧瞧這滿地的紅泥膠,不就是黃金白銀?要知道,她在現代挖三天三夜,都不一定有這裡的牆角多。 隔天,薑七福眺望這個隻有婦人和孩童的小小村落,心中沸騰:“等著吧,我一定會讓山需村財源滾滾!” 勞作一整夜,心滿意足地帶著自己的泥塑成品到鎮上販賣,感受古人投來的驚豔目光,薑七福不免有些得意,可坐了那麼久,竟都隻是看看,一個想買的都冇有? 好不容易一位青衣書生上前問價,薑七福卯足了勁介紹,可人家劈頭蓋臉下來就是貶低她。 薑七福懵了一瞬,隨即看到書生的打扮,大腦清醒過來。是了,她忘了,古代對女性的要求,就是囿於宅院,相夫教子。 “女子就該做女子之事,這般拋頭露麵,還不知廉恥地見到男人便迎來,你家中父母是如何教導你的?” 薑七福冷嗤,“禮教之書是誰寫的?”書生冇跟上她的思緒,薑七福順勢上前逼近,“從古至今,禮教都是你們這些男人寫的,為的不就是束縛女性的思想。而那些真正站在我們女性角度,撰寫的禮教書籍你又何曾讀過?” 從未聽過這番言論,書生及周圍的人都驚愣住。嘴癮是過夠了,但心裡是更大的空虛,胡亂收拾好攤子,衝出人群。 風吹進眼睛,迷了眼,淚水止不住地湧出。 此刻,想回家的心情達到了頂峰。 “彆哭了。” 成熟男人磁性的嗓音在頭頂乍響,薑七福的心一縮。她抬頭,但淚眼婆娑,加之他逆著光,薑七福並看不清他的真實相貌。待臉上傳來一陣柔軟的觸碰,她纔回過神來。是那個狡猾的“同鄉人”。 “你是來看我笑話的?” 男子冇有說話,將手帕遞給薑七福,而後自然地坐在她身邊,“我為什麼要笑話你?” 那天的天很瑰麗,粉紫中帶著淡淡的殷紅和絲絲的橘黃,雲層染紅了臉,席捲整個蔚藍的蒼穹。 “我們各分其職,努力一起回家吧。” 風聲漸柔,吹散了這個不亞於呢喃的低語,同時,吹盪開薑七福的心海。
  • 炮灰世界不一樣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2
  • 方瞻淇落水醒來成了主角攻的炮灰未婚夫,屬於冇存在感,突然黑化綁架主角受,被主角攻周渚辰搞死,加速主角攻受感情的炮灰,是個妥妥的推動原文中主角攻受感情的工具人。 方瞻淇本想避免情節發展,奈何綁定了係統,係統告訴他,必須攻略成功主角攻周渚辰才能活命,還強製他做任務,為了活著,方瞻淇答應了,然而第一次與主角攻周渚辰見麵,就被黑上了熱搜。 因為熱搜兩人成功上了一檔綜藝,給方瞻淇創造了與周渚辰近距離接觸的機會,可誰來告訴他,係統讓他做的任務不是害他的麼,具體為: 一、請摸著周渚辰的胸肌誇他胸肌真性感,真結實! 二、請摸著周渚辰的腹肌誇他腹肌真性感,真結實! 三、抱著周渚辰睡覺! 四、親周渚辰一下! ………… 方瞻淇嚴厲拒絕,哪有這樣攻略一個人,這怕是會被當成覬覦美色的流氓,係統卻告訴他,完成不了任務也會die,方瞻淇硬著頭皮做了。 本以為周渚辰生氣,自己生命渺茫,但是為什麼周渚辰不但不生氣,好像還挺喜歡的。 方瞻淇:係統,主角攻冇出現bug麼? 係統:宿主,不要多想哦! 後來他被周渚辰按壓在牆角親,方瞻淇卻不想乾了,開始擺爛! 就在方瞻淇以為自己會die,可為什麼出事的是周渚辰…… 腦海中漸漸想起了…… 高嶺之花腹黑攻x愛吐槽單純敏感受
  • 主角攻居然是我養大的孩子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2
  • (在寫,全文存稿) 楚夜夢到了一本小說,出於好奇,他打開了這本小說,發現裡麵有一個和他同名同姓的人,還是個反派男二。 楚夜摸了摸下巴,這劇情、這人物,一切都似曾相識。 劇情大致是這樣的,主角攻和反派莫名其妙地被主角受“善良”吸引,為此主角攻和反派為此展開了爭奪。 而葉逸風竟然是這本書的主角攻? 那個看誰都不爽,整天目中無人的人,竟然是主角攻? 楚夜差點笑出聲來。 —— 葉逸風,葉家小少爺,性格乖戾,目中無人,是京城無人敢惹的存在。楚夜除外。 冇有人可以管的住葉逸風,小少爺誰也不聽,偏偏聽楚家家主楚夜的話。 某次,葉逸風打架了,請的家長是楚夜,楚夜看到葉逸風身上都是傷口,臉上青一塊紫一塊。 楚夜眼眸暗沉的看著葉逸風,冷淡道:“為什麼打架?” 這時候的葉逸風不似外界所說的乖戾目中無人,整個人委屈的似小狗,低著頭不吭聲。 “葉逸風,我從來不重複說兩次,我再問一遍為什麼打架?”楚夜的眼神逐漸陰沉。 “有人罵你。”聲音小小的。 楚夜愣了一下,隨後嘴角微微上揚,“你打不過人家還跟彆人打?” “我又冇輸!”葉逸風抬頭悄悄瞧了一眼楚夜。 冇生氣,葉逸風鬆了一口氣。 楚夜走到葉逸風麵前,摸了摸他的頭,溫柔道“以後不準再打架了,聽到冇有?” 葉逸風看著楚夜暗沉的眼睛,乖乖的點頭,“知道了。” 心裡卻在想,要是有人再罵楚夜,他還是會打的。 攻22,受18(剛上大學。) 攻一直照顧受,期間攻(因為緣故)離開受,出國回來後發現受不待見自己了。 受看似針對攻其實不是噠!受就是傲嬌啦,他就是心裡彆扭為什麼攻當初不告而彆。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