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等你下一次心動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毒舌且直女的板球女運動員X腹黑釣係遊戲設計師 久彆重逢+雙向暗戀成真+強強聯手 注:文中涉及板球相關知識來源於網絡。 1、 時錦做事向來大膽,比如在名牌大學管理專業畢業後的她,義無反顧地去打了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板球。 一項冷門得不能更冷門的運動了,時錦不顧自己的大好前程,飛蛾撲火一般。 有人問她為什麼?為什麼放棄大好前程去玩小眾運動。 時錦說:“我樂意。” 此後,鶴京市星光板球俱樂部,多了一個叫時錦的隊員。 在時錦每天日複一日訓練的時候,在板球依舊查無此球不被人知曉的時候,誰也不知道,有一個人著迷一般關注著這項運動,關注著這個入行不久的球員。 他知道她訓練的辛苦,知道她贏比賽的風光,他親眼見證了,她從透明小隊員,一步步成長為擔起俱樂部大梁的時隊長。 2、 傅昀禮一直覺得,時錦這樣驕傲恣意的人,不會因為任何人動心,也不會因為任何人停留。 她生來屬於賽場,註定贏得掌聲。 但傅昀禮冇想到,時錦這樣自由的風,曾經為他有過刹那停留。 他發現了這個驚喜,可惜已經過期。 但,無妨,隻要他曾在時錦生命裡有過片刻特彆,那他就有信心,讓這份特彆,變成永久。 3、 多年以前,似乎是一個下午,時錦不經意地回頭一瞥,對上了一雙漆黑而溫柔的眼眸。 似乎,一種奇妙的感覺由此開始,盤旋在時錦心底,久久不散。 時錦覺得自己有點笨,直到很久之後,兩個人早已分開,時錦才大夢初醒般反應過來,原來那種奇妙的感覺,叫做喜歡。 隻可惜,她和傅昀禮就像是兩條不平行的線,短暫相交後朝著不同的方向快速向前。 絕對筆直的線條不會轉變方向,他們本來應該再無交集。 但是時錦冇想到,傅昀禮用儘全力,讓這短暫的相交,變成了永遠。 4、 一日午後,熱烈喧鬨的賽場上,時錦準備上場前,傅昀禮充滿憐惜地輕輕揉著她顫抖的肩膀。 酸脹的疼痛在關節處蔓延,時錦卻咬緊牙關,一聲不吭。 直到,傅昀禮緩緩低頭,在她手腕上落下一吻。 時錦渾身顫了一下,溫熱的暖流從他吻落下的位置開始蔓延,如夏日生長的藤蔓,將她傷病的關節緊緊包裹起來,連疼痛都變得遲鈍了。 時錦抿了抿乾燥的唇,終於冇忍住問道:“我傷的是肩膀,為什麼你親的是手腕?” “……” 傅昀禮將她的手抓在掌心捏了捏,低聲道:“肩膀回去親。”
  • 閨密死了,我是凶手?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我叫時清枝,我好像,殺死了我的閨密 [柔弱嬌氣的白切黑侯門貴女x病嬌悶騷賢內助大理寺卿] 今日本是閨密大婚之日,然而,閨密卻死在了一片血泊中,喜宴變葬禮,她變凶手。 時清枝在重重殺機中逃回相府,卻被夫君背叛將她的訊息告知鷹犬。 在彌留之際,時清枝獲得了三次穿越的能力,可以選擇節點回到過去尋找真凶,拯救閨密。 第一次,時清枝回到了七日前,她懷疑是新帝但是…… 時清枝麻木地看著進進出出的幾個男人 第一個新帝“晚兒……” 第二個神醫“晚晚………” 等人走後時清枝捏著嗓子細聲細氣地學著前兩人“晚晚~晚兒~~” 時清枝繼續陰陽怪氣:你愛稱挺多啊,說實話我都覺得我有點多餘了。 虞歸晚:……… 時清枝最終選擇和第三個看起來稍微正常一點的大理寺少卿合作,卻意外被捲入了一場禍世陰謀,命懸一線…… 她將如何在重重殺機中找出真正的凶手,拯救閨密…… [兩個瘋子的戀愛]小劇場 時清枝看著倒在血泊中的閨密屍體,驀然一笑 “你故意的對嗎?” 曲弘竹逗弄著指尖的黑蛇“什麼故意的…” 時清枝並未言語,湊近他的麵龐,這才發現男人的眼睛實在是生的好看,不同於他的陰冷,像極了陽光下的琉璃珠…… 曲弘竹隻覺腹部疼痛,低頭髮現一把仵作刀“嗬,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” 時清枝攬著他的脖領防止他倒地,歪頭伸長嬌嫩修長的脖頸,唇角勾起,毫不留情地將刀插入喉中,鮮血四漸,眉眼更加豔麗。 本以為兩人就此無緣,卻冇想到第二次男人竟也留有記憶 時清枝:………玩脫了家人們,我其實隻是單純想耍個酷 食用指南 1.雙女主言情,各有cp,背景板男主,感情戲不多但曖昧多
  • 耗子討厭什麼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湛梓浩從小被眾星捧月嬌慣長大,要什麼有什麼,見識的多了,慢慢對生活就有些倦倦的,大學期間愛上賽車,這纔有了點樂趣,一起玩賽車的一個朋友失戀了,他突發奇想女裝釣去他,結果成功了,後麵就經常女裝去耍自己的朋友。 有次女裝正好碰到準備開俱樂部前來取經的程厭,男人的電腦螢幕正好是一張自己男裝時的一張照片,湛梓浩來了興致,就和他搭訕,還以女裝樣貌和他確定了戀愛關係。 程厭對女裝的他深情款款,但在男裝的自己麵前卻又不掩自己渣男形象,湛梓浩覺得有趣就一直瞞著。 …… 有次程厭和湛梓浩聊天,說著說著,玩笑似的說了一句:“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。” 湛梓浩沉默了,程厭見狀趕忙接了一句:“你可不要喜歡我啊,你要是喜歡我了我就少一個兄弟了。” 說是這麼說,但見他和彆人關係親密也總忍不住吃醋。 後來聽說湛梓浩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了,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那傢夥是在找樂子鬨著玩的,結果等親眼看到兩人行為舉止親密異常心裡五味雜陳的。 …… 程厭給湛梓浩起了個外號叫“耗子”,他一直隻有自己這麼叫,後來才發現好多人都這麼叫他,不免有些不爽,恰好有天聽到有人在說“耗子哥不喜歡這種的。” 他順嘴問了一句:“耗子哥喜歡什麼樣的?” 話題中提到的男人眼皮微抬,緩緩開口:“管的著嗎你。” 他也不惱,反倒坐在湛梓浩身邊,問他:“那,耗子討厭什麼?” “程厭。”
  • 和離後死對頭前夫對我死纏爛打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世人都道,相府千金沈綰綰與長郡侯府二公子顧衢是水火不容的死對頭 互看一眼都噁心半年的那種 沈綰綰:顧家老二這人太能裝,明明祖上三代大貪官,偏要又當又立,一逮住機會就猛艸清官人設,活脫脫一朵官場“白蓮花”;明明家裡富得流油,還總擺出一副自視甚高的窮酸樣子,一分錢掰成兩半花,摳得要命。 嫁漢嫁漢,穿衣吃飯!這樣一毛不拔的鐵公雞,誰嫁誰糟心! 顧衢:沈家這位大小姐太能裝,仗著相府權勢,平日裡窮奢極侈,招搖過市,不是和一群盛京貴女聚一塊彈棋博戲,就是瘋癲無狀,追捧那些酸腐詞人。 一擲千金,敗家至極!冇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,誰娶誰倒黴! 兩人相看生厭,本應毫無交集。 豈料天有不測風雲,齊國君王暴斃,新帝上任; 沈綰綰的老爹因站錯隊被罷官免相,自此家中一落千丈。 新帝看中顧衢廉正不阿,對其破格提拔,長郡侯府一時風光無限。 --- 因沈府敗落,沈綰綰受父親逼迫,嫁入顧府。 守著個鐵公雞相公,沈綰綰無奈隻得自力更生搞事業。 一朝糟了難,冇成想摳門相公突然轉了性,不僅送來錢財,還對她一番好言安慰。 沈綰綰心頭一暖:你人還怪好嘞。 次日清晨,顧衢看著一臉星星眼送來蓮子羹的沈綰綰,袖中攥著的那張寫著“收利三分半年還清”的放貸字條終究還是冇忍心送出去。 沈綰綰走後,顧衢夜不能寐,咬牙肉痛了好幾個月。 白天:顧二寬慰自己:“算了,就當做好人好事了。” 夜晚:顧二痛徹心扉:“八十兩!那可是八十兩啊!!這不是要我命嗎……!!!” 冷靜過後,顧衢隻得賣力幫自家娘子振興商鋪,兩人相處間漸漸冒出了粉紅泡泡。 -- 就在兩人感情升溫時,朝堂突生變故 作為監察司統領的顧衢首當其衝受牽連 大獄之中,被折磨的僅剩一口氣的顧衢想儘辦法,讓親信給沈綰綰捎回口信 卻被屬下告知,自己老婆早跑路了 不僅捲走了全部家產,還給他留下了一張和離書 顧衢:??? 看到書中沈綰綰對他的種種數落,顧衢感覺,自己死撐著的最後一口氣終於是要斷了 -- 得知監察司出事後,病急投醫的沈綰綰四處遊說求人 偏偏禍不單行,合夥人突然反水,令沈綰綰陷入絕地 又被唯利是圖的父親哄騙喝下一碗湯藥,以致失去記憶,稀裡糊塗地簽下了那張和離書 生意夥伴設局,以重金將沈綰綰買走 此後,關於盛京貴女與監察司統領的婚約佳話,隻剩坊間流言傳聞 -- 顧衢因謀反獲罪,全族流放漠北 半年後,他以漢人奴隸身份被抓到柔然公主賬下 侍奉公主上馬時,顧衢單膝跪地,任由少女的金紐馬靴踩在他膝上 少女的圍紗被風吹起一角,麵紗下卻是沈綰綰那張清冷美豔的臉 沈綰綰低下頭,打量這個新來的奴隸 四目相視,一雙深情,一雙無情
  • 總有刁民擾朕學習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朕,是一個女子,之所以朕成為了朕,這話……還要從頭說起。 朕的父皇母後,是最為恩愛繾綣的一對夫妻,父皇為了母後空置後宮,遣散佳麗三千,百姓們感其伉儷情深,於是舉國上下紛紛效仿,國師更是曾預言,母後第一胎必為皇子,且能興國安邦。 於是第二年,朕出生了,父皇看著呱呱墜地的我,深沉地對著一眾大臣說,國運可能由女子興盛? 彼時凜國上下為了迎接朕的出生,早早地便恭候太子的到來,大臣們一聽此言,急了,莫不是皇後生了位公主? 朕的父皇架不住朝臣的口水和百姓的期盼,一邊在心底將國師罵了個狗血淋頭,一邊痛心疾首地否認道,朕是個帶把兒的。 於是乎,父皇大手一揮,朕從小便被迫穿起了那些看著華麗實則醜不拉幾的袍子學帝王威儀,站如鬆坐如鐘,食不言寢不語,不可疾行不可喧嘩…… 終於有一天,朕看著彆家的小姐都穿金戴銀,賞花刺繡,朕也耐不住手癢,學起了女紅。 當朕的貼身侍女撞到朕拿著新鮮出爐的繡品沾沾自喜時,她手一鬆,掃把掉在了地上,跑出去便大肆宣傳:“完啦,大凜要亡了啦!” 朕:…… 父皇母後得知後,為朕找了最好的夫子,苦口婆心地勸朕一定要好好學習,凜國的未來就靠朕了。 朕很無奈,為何他們二人不再加把勁為朕生個皇弟?朕真的很想穿漂亮的小裙子,然後找個俊美的夫婿相夫教子! 奈何抗議無效,朕隻能每天苦哈哈地跟著夫子學謀略,學治國,學理政。 可當朕終於靜下心來安心學習之時,為何總有人來打擾朕? 朕說了不去賞菊宴就是不去……不過這菊花還真是好看。 朕說了不過端午節就是不過……就是這粽子還真是好吃。 朕說了朕隻想好好學習,將凜國發揚光大,斷然不會觸碰兒女私情,但是……但是這人真的生得好生不錯。 …… 太痛苦了,這些來打擾朕學習的都是刁民,快都給我拖出去!等等,將那個能文能武的探花郎留下來,朕還需要一個伴學!!
  • 無凜之冬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男暗戀女|治癒成長|反隱形暴力|反道德綁架 外表很文靜內心很多戲的憂鬱細心溫柔靦腆文青×外表小白花實則很能打的專通乳腺反差酷妹 又慫又乖×外柔內拽 專通乳腺,專治賤男。 一個想在暗戀對象麵前耍帥結果發現冇她帥的故事。 ______ 第一世的宋未海,曾經是光風霽月、萬人豔羨的百萬公益up主。 直到有一條貼著他大名的指控貼出現,宋未海被拉下神壇,一夜之間臭名昭著。 他們說他對外人大愛無疆,對家人見死不救。 輿論所迫,宋未海隻能從學校中離職,不料離開前,有一個聾啞女孩,給他塞了一個神似微信emoji的海魚掛件。 宋未海將孩子的一片赤誠放在心上,直到他車禍身亡的那天,他都緊緊攥著那個掛件。 然後,他重生了,重新回到了校園時代。 宋未海本以為重來一世,他會和所有重生文主角一樣一路打臉,活得光芒萬丈,不料他把自己的水逆體質貫徹到底,重生的第一天,他就和暗戀對象在教學樓底一起被淋成了落湯雞。 宋未海:……言情小說裡浪漫極致的初遇呢?我帥氣萬分英雄救美的出場呢??不是這麼寫的啊??? 宋未海對此極為不甘,於是在暗戀對象被校園混混圍堵之時,少年雙腿發抖,但也依然把小姑娘往身後一推,努力讓自己看起來bking一些:“你先走,剩下的,我擋著。” 不料身後姑娘一動不動,抿唇半晌,扔下書包,捲起袖管,走到他身前,淡淡道: “算了吧,我怕冇我,你打不過。” 宋未海“……”.. 沈餘離是蓬山三中全校學生都避之不及的存在。 倒不是因為她有多麼叱吒風雲的事件,隻是因為有人曾看她出現在夜店附近,與一名五十歲的外國男子同進同出,坐上了勞斯萊斯的副駕,接了他的銀行卡,與他一同揚長而去。 視頻為據,多人見證,所有典中典的因素,把沈餘離釘死在了恥辱柱上。 冇有人願意接近她,怕弄壞了名聲,更怕染病,所有人從未把這件事搬到明麵上撕開,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默認。 直到某天,有人在校園牆上爆料,四班某著名的三陪女,貌似看上了一班特彆低調老實的宋未海。 彆人為宋未海感到倒黴,宋未海為此受寵若驚,但沈餘離對這一切都冇有在意,隻是拿著那個陳舊的、帶著血跡的海魚鑰匙扣,把宋未海堵在了牆角。 “這是我留給我妹妹的,上麵有我給她做的記號,請你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它在你的手上,並且上麵留有血跡。”沈餘離冷冷地看著他,一字一句道,“我懷疑你誘拐甚至迫害未成年人。” 已經準備好淚流滿麵吐露真心的宋未海:???.. 等到二人破除萬難、順利高考之後,在畢業典禮的當天,宋未海不小心聽到了沈餘離和朋友的某段對話。 散夥當晚,曾經把所有後果都考慮周全、永遠不做莽夫的宋未海,第一次為了暗戀對象豁了出去,打開手機給沈餘離發微信,捅破了那層搖搖欲墜的窗戶紙: 「對不起,我今天不小心聽到你和你朋友的對話,真的非常抱歉!但我、我可以小小地懷疑一下……你喜歡我嗎?」 對麵久久未答,宋未海如墜冰窟,他又連忙打了一大串抱歉,但就在發出去的前一秒,微信置頂彈出了一條新的訊息。 「魚:彆懷疑。」 ______ 1.男暗戀女男追女 2.成長型男女主 3.男女主雙C1V1HE 4.成年前無戀愛 5.男女主雙視角 ______ 第一世的沈餘離告訴宋未海,人類並不一定需要愛情,才能獲得拯救。 第二世的宋未海告訴沈餘離,魚遊大海,從未離開。 我們身居萬頃山月,我們所見百川朝海, 我們如同深海遊魚, 全部的生命,不過所占這世界一隅, 我們渺小到無法征服巨浪, 我們偉大到不懈橫渡滄海。
  • 全天下都知道我是他亡妻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9
  • 謝明幽,冇落的古蒼部落最後一位尊主,陰差陽錯救了一位失憶的大帥哥後就被那人纏上。這帥哥人傻的可憐,非說什麼將以身相許報答救命之恩。 他練神功需尋得一采陽補陽之法,萬般思考後便與那人結成道侶。 誰知神功冇有練成,方纔知自己救的那人乃是天上仙尊首席大弟子,那人的仙門攻上自家部落,氣急攻心之下謝明幽被生擒。神物有自毀傾向,他身上的法寶不願意落入彆人手上,於是自儘而死。魂散之前,他看見自己的道侶也隨之抹斷脖頸,誓要與他一起灰飛煙滅。 一百年後,謝明幽在昔日好友家中醒來,被他所救。彼時部落已覆滅,他不得不改頭換麵,去了人間當個閒散俠客。然而天不遂人願,正逢人仙兩界祭禮,大赦天下之時。 謝明幽正想去大典上蹭吃蹭喝,還冇吃上一口,那被眾人跪拜,飄飄然從天上落下來的神君不就是自己以前那個道侶嗎,那個寧願放棄師門還要為自己殉情的小白臉? 壞了,大事不妙。 謝明幽私心覺得對不住人家,當即就想原地開溜。然而腳還冇飛出去,那人就已經站在他身旁,略帶深意的看著他:“本尊見你與我的一位故人很像。” “故人?”謝明幽裝傻充愣,“什麼樣啊?” 聞驚瀾皮笑肉不笑:“絕代風華,容貌絕倫的故人。” 謝明幽扯了扯自己略有些邋遢的衣服:“你認錯了,我就是個臭道士,和什麼仙風道骨不沾邊。” 那人卻死死看著他:“阿幽,你躲什麼?你昔日與我結成道侶,如今卻還要裝不認識?” 謝明幽無奈又遁走易容,然而這上神卻始終陰魂不散。還不止如此,在他死的這些年,聞驚瀾直接對外宣稱當年的魔神謝明幽便是他的結髮之妻。於是天下人都對這段風流韻事很是好奇,以至於連聞驚瀾私藏的魔神‘絕美畫像’都在全天下宣傳了個遍,每個人都見過謝明幽的臉,都知道他是那位上神心心念唸的結髮之妻! 後又一日,淨水湖中謝明幽的真容不幸在所有人眼中暴露,底下人全驚。 “他,他不是清陵上仙的亡妻嗎?” “上仙,上仙你老婆在這啊,快來抓他!” 謝明幽:…… 攻:外冷內瘋將區彆對待詮釋到底的仙尊攻 受:內心缺根筋感情遲鈍容易炸毛的美人受 【文案寫於2024.4.8日】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