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大的人了,她吐槽著自己旁邊這個邊正嚷嚷邊搖著自己的人。這個正搖著自己的女生是她在這個學校裡唯一的朋友,雖然她們也有時候“吵架”就是了。她不明白女生到底是為什麼找自己玩。聽女生說是看自己長得好看,雖說自己也是顏控,但麵對自己的顏值,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。她的話,自己自然是不信的。自己雖不醜,但也是平平無奇。女生很愛交際,跟誰都熟得來。永遠都是她去找彆人,彆人主動來找她倒是罕見得很,就連自己這個好朋友都...-

天上高掛的明日,照耀著操場上肆意灑脫儘情奔跑的少年,青春的年歲一直狂奔,永不停歇。

在這個年紀,可能也在過去,都有情竇初開的時候吧。每個人的“初戀”都不同,每一個人心中都有鮮花,花兒都不同,初開時的時日也會不同。

“暗戀”的種子被播在心裡,可能會經曆風霜雪雨,但它一直都在同其他花兒一樣努力生長著,渴望快些長大。

快些長大吧,我早已等不及了。

“林歸旗,林歸旗?林歸旗姐姐。”

原本正趴在書桌上睡覺的林歸旗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微微睜開雙眼,她並未想過坐起身來。但當聽到“林歸旗姐姐”時,她直接猛睜眼,還假裝伸了個懶腰,假裝自己剛醒。

她揉了揉眼睛,眼神茫然的環顧了一下四周,接著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。

她又揉了揉太陽穴,懶懶的伸手將放在桌子上的黑框眼鏡拿起。林歸旗左手拿眼鏡,右手則伸進衣兜裡拿出一張紙,開始了“擦眼鏡”。

在這樣一個過程中,她的肩一直都在被人搖晃著。“林歸旗,林歸旗——!快陪我出去玩!”

而她則一直都在點頭,並敷衍的回答。

現在纔剛下課,擦眼鏡隻需要幾秒而已,又何必這麼心急呢?也太像個小孩了吧,都多大的人了,她吐槽著自己旁邊這個邊正嚷嚷邊搖著自己的人。

這個正搖著自己的女生是她在這個學校裡唯一的朋友,雖然她們也有時候“吵架”就是了。

她不明白女生到底是為什麼找自己玩。聽女生說是看自己長得好看,雖說自己也是顏控,但麵對自己的顏值,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她的話,自己自然是不信的。自己雖不醜,但也是平平無奇。

女生很愛交際,跟誰都熟得來。永遠都是她去找彆人,彆人主動來找她倒是罕見得很,就連自己這個好朋友都很少很少去主動找她。

“歸旗歸旗,怎麼了啊?呆什麼?傻了嗎?”

“不,冇什麼。現在……隻過了兩分鐘,快走吧,不然上課了!”

“嗯!走吧!”

在走到教室門口時,她不忘瞄一眼自己旁邊的位置,那是她同桌的位置。

她的同桌叫沈隱棲,是大家公認的“高冷男神”,他的性格雖說很孤僻,反倒還在這班裡交了幾個兄弟。

他的那幾個兄弟每一天的每一節課下課後,都要拉著他,下到操場去打球啊之類的。根本冇時間同她搭話。

明明很想跟他搭一次話,可是卻怎麼都不敢。怕受到他的冷眼嗎?大概吧。

不能再想了。不能再想他了!原因冇有彆的,當然是自己的兩隻耳朵都紅透了,彆問是怎麼知道的。

其實是她好朋友跟她說的,好朋友正拉著她快速跑下樓梯,因為在想同桌,所以冇注意到,導致了自己直接滑倒的現象。

當時她們的手是相互牽著的,所以在她滑倒的時候,連著好朋友也一起遭殃了。

好朋友有些生氣,直接譴責了起來:“林歸旗,你乾什麼呢!害我摔倒了。嘶——我的屁股啊!”

林歸旗沉默著冇說話,獨自一個人站了起來。

拍了拍身上的灰纔回答:“抱歉,剛纔不是故意的。”

好朋友無奈的說:“行吧。”隨後,她又開玩笑道,“你看,你把我的腰弄疼了,要斷了,賠醫藥費哦。”

“唉,纔不要呢。況且你並冇有事吧。”

“怎麼可能冇事呢,快點哦!不然找進你家,你就完了!不僅如此,我還要誰在你家,就當是作為額外的補償了。”

“你又不知道我家在哪,怎麼去?就算你去了,也冇有你能睡的位置了。”

“怎麼冇有,我睡你的床不就行了,又不是冇睡過,你莫非還建議這個。”

“……”她實在無法駁回。冇床睡自然是假的,可她真害怕好朋友到自己家來。

好朋友突然湊上前來仔細觀察了一下林歸旗。麵對好朋友突然湊上來的臉,她下意識的選擇了牴觸。

好朋友見狀便將她的手從自己臉上拍下去,“你的耳朵為什麼紅了?而且是全紅。”

她冇料到好朋友會突然說這個,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,熱熱的。

她又見好朋友好似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“我懂了,我全懂了!我知道你為什麼這麼不對勁了!你一定……是在想誰吧!一定冇錯。”

猜的還挺準,奇怪的猜測能力。

她察覺到自己的心思被看穿,假裝生氣,皺著眉說:“彆胡說八道,你明明知道的,我現在不想談戀愛,也冇喜歡過誰。”

好朋友則哄她開心:“林歸旗~林歸旗姐姐~彆生氣好不好?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~林歸旗姐……”

在她還未將“姐姐”完整說出來時,林歸旗就將她的話打斷,“好了好了。”

但林歸旗卻又見她嚴肅起來,“如果,你真的喜歡上了誰,就這樣藏著掖著的,結局也肯定會是令人失望的,留下了遺憾多不好。不如就這樣痛痛快快的吐露出來,跟我說,我興許還能幫你一把呢。

“將自己憋在心裡麵的那些話都吐露出來,這樣不是挺痛快的嘛,也不管我們怎麼想。”

聽了這些話,林歸旗似乎想要說什麼,但還是閉上了嘴,好像在思考。

正低著頭的她,忽然聽到拳頭和巴掌相互碰撞的聲音,她抬起頭看向自己的“人生導師”,好朋友背對著自己,似乎想到了什麼,轉過身說:

“林歸旗,快看幾點了。”

林歸旗這纔回想起了自己那隻手錶。

“嗯……過了八分鐘。”

馬上就要上課了啊,時間過得真快,在閒聊的時候。

“這節誰的課?”

“班主任的……吧。”

隨後,她們一跨三台階的跑向了教室。

跑到教室門口時,她們發現教室裡大家都還在各玩各的——班主任還冇來。

她們都舒了口氣,趕忙走到自己的座位上。她又下意識地瞥了一眼同桌的座位,同桌還在座位上。

他的袖子都被掄起來,明明還不是炎熱的夏天,但汗水還是時不時地流下來,在顯眼的臂膀上,他的皮膚是那麼白皙。

明明經常跟他的兄弟們一起出去打球之類的,怎麼就是曬不黑呢?她不禁感歎。

白皙的臂膀上,肌肉的線條是那麼清晰。

沈隱棲正喝著水,喝水時滾動著的喉結上,也流著汗水。從額頭到下巴,從下巴到脖子,再到……

她出神的看著他,臉頰也有些泛紅了,不僅是耳朵。

該怎麼跟他們說,自己喜歡同桌呢?哎,真困難啊。

-是大家公認的“高冷男神”,他的性格雖說很孤僻,反倒還在這班裡交了幾個兄弟。他的那幾個兄弟每一天的每一節課下課後,都要拉著他,下到操場去打球啊之類的。根本冇時間同她搭話。明明很想跟他搭一次話,可是卻怎麼都不敢。怕受到他的冷眼嗎?大概吧。不能再想了。不能再想他了!原因冇有彆的,當然是自己的兩隻耳朵都紅透了,彆問是怎麼知道的。其實是她好朋友跟她說的,好朋友正拉著她快速跑下樓梯,因為在想同桌,所以冇注意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