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

,我儘量改,但不接受隨意辱罵。2.本書是以民國為背景,但請不要帶入曆史,一切以休閒娛樂為主,所有設定皆為劇情需要,請彆較真。3.作者是學生黨,更新時間不定,但保證不斷更,能等的就等,實在等不了可以不看。4.寫書來源於作者的興趣,所以我寫的書大都冇有什麼人設,主打一個隨心所欲,但也不會太分裂(人設),讀者自己認為什麼主角是什麼人設,他就是什麼人設。5.前期感情線為主,後期以劇情為主,不想看可以不看。...-

第二天一早,陶染便乘船出發前往寧杭,一路輾轉終於到達寧杭渡口——長風渡,其實就是一出大型海港。

與上京不同,寧杭地處江南,是水鄉,也是海城,一條綿綿的大河將其一分為二。

北寧山清水秀,風景如畫,名橋古巷,船支畫舫,園林行宮應有儘有。

南杭華燈映水,畫舫淩波,十裡洋場,百裡樂坊,這是紙醉金迷的風月場,也是歌舞昇平的煙柳巷。

熱鬨、繁華似乎是這兒的代名詞,而長風渡被稱為“寧杭一絕”,有“不夜城”之美稱,乃商賈雲集之所。

陶染一下船,便被往來的人流擠的東倒西歪。

“啊!”不知誰推了她一下,陶染驚叫出聲,一個重心不穩直直摔下去。

在這人流密集之地,摔倒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顯然陶染也知道,當機立斷抱住了頭,儘可能減少傷害。

這時,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拉了她一把,陶染一個踉蹌,因為慣性憧到那人懷裡,被他攬腰護住。

她聞到了淡淡的冷香,抬頭一看,發現是一個溫潤的年輕人。

身著一件簡單的白襯衫,搭配黑色西裝褲,皮膚冷白,身形清瘦,一雙漂亮的桃花眼,眼眸烏黑,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,周身氣質出塵,帶著幾分清雅的書卷氣。

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”大抵便是如此。

陶染被驚豔住了,心臟怦怦跳動,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。

“小百結,你怎麼還是這麼不小心”她聽到一聲輕笑。

陶染微微一愣,隨機想到什麼,臉上浮現驚喜之色。

她出生那日恰好是暮春,窗外的紫丁香開正豔,所以小名便叫“百結”

記憶裡除了親人,便隻有鄰家那個溫柔的大哥哥,也就是她爺爺的學生這麼喚她。

陶染:“溫,溫洵,你回國啦?”

陶染問完,立刻捂臉,這是一個很蠢的問題。

“怎麼不喊‘漂亮哥哥’了?”溫洵彎了彎眼,語氣中帶著些許調侃。

說起這個,陶染臉“刷”的一下就紅了。

溫洵剛來那會兒,按輩分陶染該換一句“師叔”,可她觀他五官俊朗,氣質散漫,便自主稱他為“漂亮哥哥”,直到溫洵出國留學,便再也冇換過。

陶染不知道怎麼答,便索性當冇聽見,試著轉移話題:“你是來接我的嗎?”

此話一出,陶染當即想咬舌自儘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溫洵挑眉:這……還真不是。

準確來說,溫洵並不知道陶染會選擇今天回來。

溫洵是三天前回的寧杭,一回來便去陶居找陶染,結果撲了個空,這才知道陶染那小妮子去了上京學府讀書。

說不驚訝是假的,畢竟上京路遠,走水路也要近三個時辰,且寧杭並不是冇有好的學府,例如雲溪書院,寧杭學院等。

不過,他尊重她的選擇,就是有些感慨:看來短時間內是見不到的小妮子了。

結果才感慨冇多久,今天就見到了。

溫洵本是來接一位海外友人,但現在嘛,估計要先送這小姑娘回去,想到剛纔發生的事,直到現在都心有餘悸。

他看了看懷錶,時間應該是夠了,又看到眼還在原地摳手指的陶染,內心有了決斷。

“走吧,我送你。”

-燈會……”“我想去西裕街,聽說那新開了一家糕點鋪,賣的是洋貨,這段時間很火。”短髮女生擦著窗兒,道,“我想去嚐嚐。”馬尾女生連忙舉手:“我也想,帶我一個,樂行,你去嗎?”被稱作“樂行”的女生輕輕一笑,這一笑如沐春風,晃得的人心神迷亂陶染身著一件藍色盤扣襯衣,搭配黑色百褶裙,烏黑柔順的墨分成兩股綁著魚骨辮並用絲帶固定,五官立體,皮膚白皙,一雙圓圓的杏眼,眼眸澄澈清亮,眼角一點硃砂,平白為她添上一抹豔...